• <output id="tnyrd"></output>
  • <cite id="tnyrd"><p id="tnyrd"></p></cite>
    <address id="tnyrd"></address>
  • <dd id="tnyrd"><font id="tnyrd"></font></dd>

  • <address id="tnyrd"></address>

    <meter id="tnyrd"><samp id="tnyrd"><i id="tnyrd"></i></samp></meter>

    <meter id="tnyrd"><samp id="tnyrd"></samp></meter>

    1. 新萄金棋牌

      美術院校人體寫生引爭議,暴露了啥

      與歸

      2019年09月23日07:39  來源:光明日報
       
      原標題:美術院校人體寫生引爭議,暴露了啥

      2000多年前,古希臘街頭,豎立起了一座座裸體雕塑;1000多年前,甘肅酒泉,裸體女性畫像被繪在了墓壁上;500多年前,米開朗琪羅創造了裸體雕塑《大衛》,聞名于世;1914年,劉海粟在上海美術專科學校開設人體模特寫生課……

      然而前不久,“美術院校示范人體寫生引爭議”的話題,卻上了熱搜。

      起因是,網友“@藝術物語”上傳了一組大學美術課堂教學照片,配文稱“川美院長親自寫生示范確實厲害”,評論區卻熱議起了“該不該畫裸體”。還有網友表示,自己學校的藝術系,就因為部分家長學生反對、別的教師從中作梗,而取消了人體寫生課。

      “該不該畫裸體”,這個本該作古的話題,竟然登上了移動互聯網時代的熱搜,不得不說,這很“穿越”。

      說實話,看到這個熱搜,我感到詫異的程度,估計要高于那些詫異于“課堂上竟然有人體寫生”的網友。都什么年代了,竟然還有人反對美術院系的人體寫生課?這也讓我們看到,文明從來都不是齊頭并進的。

      不可否認,一具裸體出現在大街上、公園里、地鐵上,顯然是不合適的,也不是我們共同遵守的公序良俗;當一個其他科目的課堂上出現了裸體,我們也可探討合不合適;但是,當裸體出現在美術寫生課上,就沒什么不妥。有位網友說得好: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。

      我們不能用一個標準、一套邏輯去解釋一切、衡量一切。如果這個世界整齊劃一,所有人都活得整整齊齊,那么這個世界就會失去太多色彩和美麗,我們將失去文明中的諸多價值和意義。別的不說,都按這個“裸體勿視”的標準和邏輯,那么醫學專業的學生,是不是也無法解剖、研究人體部位了?

      當然,一些人之所以反對裸體寫生,是因為對美術了解不夠,不明白裸體寫生的背后,其實不僅僅是展現人體之美,還有基于對光影關系的學習。比如,有專業的網友就解釋:“同樣的皮膚,在不同的光影下,骨骼、肌肉、脂肪等,都呈現不同的結構,對美術生的觀察和造型能力訓練有很大作用。”

      在美術的語境里,裸體不能與低俗、羞恥、淫穢畫等號,恰恰相反,它是美和藝術的體現,指向的是文明和美好,而不是愚昧和丑陋。

      不過,最可怕的還不是不理解,而是對自己不理解的東西一概嗤之以鼻,甚至讓別人也做不得,從而和自己保持一致。這種“伐異”思維,才是最可怕的。這不僅僅是思想不夠開放、心胸不夠包容的問題,而且是缺乏求同存異的同理心以及條件置換的思維能力。

      為人處世,切忌把別人的喜好、興趣、追求等,納入自己的價值評判體系。只有相互尊重個體的差異,我們才能彼此平等相待。如果連軀體之美都不能有條件地展現,又談什么藝術的自由呢?

      (作者:與歸,系媒體評論員)

      (責編:李依環、岳弘彬)

      推薦閱讀

      報告:60%的兒童參與課外班 平均年花費9211元 日前,《中國兒童發展報告(2019)——兒童校外生活狀況》在京發布。報告顯示,兒童參與課外班日常化,課外班已成為校外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。 【詳細】

      原創報道|

      8類“校鬧”將受嚴懲 五部門發文保障學校安心辦學 教育部、最高人民法院等五部門聯合印發《關于完善安全事故處理機制 維護學校教育教學秩序的意見》,構建起治理“校鬧”的制度體系,為學校安心辦學提供保障。 【詳細】

      原創報道|
      新萄金棋牌